關於部落格
在 這 我 會 放 些 近 期 或 我 喜 愛 的 韓 劇、偶 像 劇等... 韓 劇 有 惡作劇之吻、流星花園(花樣男子)、 李祘(算)、一枝梅 、妻子的誘惑、你是我的命運、 伊甸園之東 …..偶 像 劇 有:放 羊 的 星 星、轉 角 遇 到 愛..惡 作 劇 2 吻 …….等 ^_^ 歡~迎~光~臨~你的到來
  • 84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韓劇~一枝梅 第1~18集 分集介紹(未完)

分集故事‧1~18集(韓版共20集完) 第1集 深夜,蒙著面的一枝梅躲開守著城門的守門長,潛入進了鐵門裏。跳躍幾次後,一枝梅隨即來到了內需司(朝鮮時代負責王室財政的部門)。雖然周圍戒備森嚴,但他順利地走入了寶物倉庫裏。在那裏他輕鬆解決掉潛伏在裏面的武士,留下一枝梅花後離開。 時間追隨到13年前的仁祖9年間,李元浩問正在畫梅花的謙,為什麼那麼多花中唯獨喜歡梅花,謙回答說梅花像櫻花但又不誇張,給人很和平的感覺,所以喜歡梅花。 漢陽附近的一個村落著火,人們四處逃命。孟仁的妻子背著風順拼命向前跑,聽到身後的馬蹄聲,她囑咐風順不要回頭向前跑。 同一時刻,和李元浩一起第一次來到漢陽的謙看著漢陽的面貌,內心隱隱感到失望,在這裏他與風順第一次相遇。同一時刻,時厚卻因意外被人當成了小偷。 第2集 在櫃子裏,謙恐懼地透過櫃子的鎖眼看著外面。這時勇濟與謙的眼神相碰,但勇濟說裏面什麼都沒有,之後走出房間。隨後走進房間的鐵石發現倒在腳下的人,不禁大吃一驚。謙在櫃子裏喊著救命,這時官兵闖進來,鐵石慌忙把謙救了出來。 第二天,一片丹兒去官衙送去縫製好的衣服,聽到謙的父親李元浩是逆賊的消息,心情沉重起來。她空虛地說著自己還沒有報仇李元浩就這麼先行離開,之後要把謙送去衙門。鐵石安慰一片丹兒要鎮定。鐵石回想起十年前娶過來一片丹兒時候。 謙清醒後來到家中,看著變成廢墟的家,他忍不住痛哭起來。謙在梅花樹上刻著文章,發誓不會忘記這件事情。這時官軍闖了進來,謙在逃跑中遇到風順的哥哥水幕,懇求他幫助自己。想念著父親的謙大哭,風順把吃的東西遞給他。 第3集 在凍冰的河中間,勇兒拼命掙扎著,但是由於綁在腿上的石頭,他的氣息越來越弱了下來。 鐵石帶著大植四處尋找失蹤的勇兒,他知道時莞的計策之後,威脅他把勇兒還給自己。這時時侯出現,把時莞從鐵石那裏救了出來。 隨後睜開眼睛的勇兒面對沈其遠問自己是不是李謙的問題時,回答說自己叫勇兒。之後沈其遠放了勇兒,讓權億好好監視勇兒的一舉一動。 勇兒聽到爸爸鐵石因對時莞施行暴行要被斬手的消息後大吃一驚,他跑到官府大喊冤枉,官府人員讓勇兒找卞氏父子賠禮。 第4集 在決鬥場,正在和時候競技的勇兒暈倒在地上。時候叫他投降,但勇兒告訴他如果自己放棄,父親鐵石的手臂就會被砍掉,所以自己絕對不會投降。時候趁機把勇兒的面具揭開,才知道和自己打鬥的人就是勇兒。 勇兒提著錢袋從山路走下來,他回想起自己的過去,感到頭更加疼痛,這時武伊和手下追了過來,勇兒慌忙逃跑。但最終被武伊抓到。勇兒問武伊為什麼要一直追蹤自己,被得知自己也許就是李元浩的兒子的話,勇兒堅決否認自己不是他們要找的人。 正在抓捕廳的鐵石即將被斷手臂,最後以拔牙的處罰躲過了砍手臂的嚴刑。勇兒在山中暫時失去知覺,回到家後他又想起自己記不清的童年記憶,頭又開始疼起來,他回想起沈基元說的話。 第5集 在義禁府門前,勇兒自言自語地向著媽媽和姐姐說再忍一忍,自己馬上就會去救她們。隨後從義禁府後牆轉回來的勇兒眼神變得決然。同一時刻,卞植從金益熙和李植那裏聽到要參加密謀逆反的會議,臉色變得沉重起來。 武伊翻牆到書庫中點火,過一會才發現著火的勇兒邊喊著不能在那裏點火,邊跑進火海中。火勢迅速猛烈起來,勇兒在裏面四處尋著文書,被羅將們拉了出來。 勇兒發現了沈基元和權鬥亨要告訴自己關於父親李元浩的事情的布,他雙手顫抖著拿著那塊布。 第6集 喜奉從薑使令那裏救出妍兒,妍兒對他表示謝意,並問起與謙是什麼關係,喜奉回答說自己和謙是稱兄道弟的關係,讓妍兒到江邊等著,自己和謙會把她救出來。但是在一旁聽到的薑使令卻把妍兒抓了起來,同一時刻,與喜奉一起在等著妍兒的勇兒見她一直不出現,內心隱隱有了不祥之感。 從薑使令那裏逃跑的妍兒來到了河邊,卻被官兵們追趕到,勇兒看著一切,對自己無法出面救姐姐而感到痛心。鐵石看著禮曹使令貼出的科舉壁報,對一片丹兒說不知勇兒準備得怎樣了,一片丹兒把諮文紙扔了過來,勇兒露出天真的表情。 鐵石偷偷地從牆壁外把包著各種麥牙糖的紙扔進去,時厚知道後嘴邊露出淡淡的微笑。到了科舉的日子,在武科考場上時厚射箭連連命中。深夜,勇兒在北村妓院跟人們講起妍兒的容貌和打扮。 第7集 在斷頭臺上妍兒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勇兒望著這一切痛苦得渾身顫抖。這時張萬東摟住勇兒的肩膀,勇兒假裝表現出無所謂的樣子。回到家後鐵石和一片丹兒擔心地望著他,勇兒故意和他們開玩笑。等到獨自一個人的時候,勇兒回想起妍兒最後的樣子,捂著嘴痛苦不已。 深夜,勇兒找到以前的家,他摸著刻在梅花樹上的紋樣,之後來到紋身所,在心臟下面的部位刻上了與樹上的一樣的紋樣。隨即針刺在胸口上流下了血,但勇兒表情不變,暗自發誓一定要找出仇人。 金榜題名的時厚來到妓院喝酒慶祝,喝醉後流著淚說有個女人因自己而死,韓氏夫人心疼地問他緣由,隨後她想起了謙。時厚志願當上羅將,正在調查刻著紋樣刀的勇兒從鐵匠那裏得知雖然這是著名的士大夫的紋樣,但已經很難找到主人,勇兒聽後感到絕望,隨後聽到喜奉講起與士大夫間的因緣後,不禁眼前一亮… 第8集 在戶曹判師李明一的美術品倉庫中,一枝梅拿起陳列的劍一個個觀察著,但沒有發現要找的紋樣,他拿起眼前的一個筒走出來,但發現裏面是一幅畫後,把它丟在路邊。在義禁府,時菀傲慢地看著時厚說自己放棄司諫院的職位而志願來到義禁府的原因就是為了給人們展示自己的聰明才智,之後突然又問時厚恩彩是個什麼樣的人,讓時厚摸不著頭腦。 李明一發現自己的高價畫被偷後勃然大怒,卞植令禁府都事時菀抓到罪犯。時菀以抓犯人的名義四處搜查,羅將時厚偶然發現了畫筒。隨後在大植的家裏發現了畫,大植因此被嚴刑拷打。 勇兒認為大植是因為自己被嚴刑拷打,不禁感到心痛。勇兒與風順、興謙一起來到昌德宮弘化門,正在敲鑼打鼓的勇兒趁亂溜進宮裏為大植喊冤,這時仁祖出現,與勇兒面對面地相遇。 第9集 時厚開始在一枝梅劫持推車的現場調查案件,並向聚集的人們說明情況。人們紛紛表示雖然不知道是何方高人,但都覺得很了不起,隨後忙著說起一枝梅的容貌。這個消息傳到鐵石的耳朵裏,一枝梅在現場留下梅花的事情迅速被傳開。 勇兒在大街上四處發現自己的肖像,隨後聽到鐵石說起戶判大監家的秘密鐵石就是他做的話,表情不禁僵硬起來。正在打探黑珍珠價格的勇兒看到車洪調戲恩彩,出面替恩彩挨打。這時時厚出現下令整理現場,之後搜查勇兒的全身,但那時黑珍珠已經在恩彩的衣服裏。被卞植打了耳光的時厚來找韓氏夫人。 第10集 勇兒和時菀一起來到妓院,勇兒品嘗梭魚食酸,回想起過去母親韓氏夫人做的味道。正巧韓氏夫人走進房間,但與勇兒擦肩而過。 丟失虎抓玩具的勇兒焦慮地站在宮廷門前尋找著,同一時刻,風順拿著玩具在宮前尋找主人。偶然與風順相遇的風順看到她手上的玩具,興奮地一把拿過來,告訴風順是自己的東西,令風順愣住。隨後風順想起自己小時候的事情,猜測保護自己的謙就是勇兒。 深夜,一枝梅來到正在聚會的沈伊烈大監的房間,偷走了屋內的黃金癩蛤蟆,留下了一枝血色梅花。一枝梅出現的消息讓宴會場一片混亂,突然有人發現了他,卞植憤怒地拿箭瞄準一枝梅。 第11集 恩彩從乞丐村出來,這時一枝梅突然出現,一把搶走了恩彩手中的燈籠,讓恩彩大吃一驚,隨後恩彩發現是一枝梅後,露出了羞澀的微笑。這時遠處傳來聲音,兩個人慌忙躲到大樹後面,彼此近距離地看著對方,兩個人不知說什麼好。恩彩說聽說過一枝梅很會畫梅花,一枝梅望著她問怕不怕自己。 第二天,正在客棧施工場的恩彩聽到人們說著一枝梅夜裏給很多人留下錢和食物的事情,內心對一枝梅充滿感激,這時勇兒吹著口哨出現,恩彩反感地看著他。勇兒對恩彩說在客棧裏鋪上炕如何,恩彩聽後靈機一動,把這個方法告訴給卞植。卞植聽後在仁祖和大臣面前裝出是自己想出的方法一般說起想消除山火就需要炕,他的一番話得到眾人的稱讚。 夜裏,一枝梅通過恩彩獲得天友會的名簿冊,他在梅花樹前發誓把害死父親和姐姐人們帶到這裏來跪拜,說完他因痛苦渾身發抖。在天友會會員判決師金連家屋頂上,一枝梅挖洞把魚鉤放了下去。幾天後,一枝梅去找恩彩的時候與時厚相遇,時厚拿刀緊追一枝梅。 第12集 孔葛看到受傷的勇兒,趕緊為他治療。正在給勇兒擦身體上的血跡的孔葛看到胸前刻著的紋樣,眼睛不禁睜大。隨後醒來的勇兒從喜奉那裏聽到天友會會員公判大監要去東瀛的消息,開始陷入了沉思。 時厚奉卞植的令去恩彩那裏拿天友會名簿冊,發現恩彩的書籍順序變動,不禁產生疑慮。時厚問恩彩一枝梅是否來過,恩彩慌張得回答不出。卞植為找不到一枝梅而焦慮不安,時厚說一枝梅出沒偷走財物的地方都是天友會會員的家的事情。 夜裏,一枝梅偷偷潛入正和妓女在一起的時菀的屋裏,迅速把他綁起來後扔進井裏,痛快地報了仇,之後轉身逃跑,不料時厚追過來用劍瞄準他。被救出的時菀也憤怒地追了過來,反被關進了冰窟裏。 勇兒偶然加入市井幫派的鬥毆,身負重傷的勇兒因傷口皺起眉頭,這時孔葛突然出現,用武夫護住勇兒。勇兒的眼神變得犀利,隨即跪拜孔葛請求收自己為徒,孔葛突然把抹布扔在勇兒的臉上。 第13集 恩彩在士大夫家等眾人面前介紹自己的客棧-金樓閣,卞植炫耀著說這裏是高檔的住宿場所。勇兒在無人島從孔葛那裏學習武藝,他的武藝日益提高。同一時刻,時厚和史天正在進行武藝對決。 夜裏,恩彩走到正在練習射箭的時厚身邊,拜託他教自己射箭。勇兒從孔葛那裏獲贈鈍刀,並聽到了殺人劍和活人劍的故事。勇兒回想起小時候父親李元浩曾教自己要握著拯救世界,拯救百姓的活人劍的話,忍不住緊握起拳頭。 風順在街上說著勇兒要回來的消息,這時看到陽順系著勇兒送的紅色帶子,感到嫉妒的風順和她吵了起來。這時喝醉的鄭治洪和手下騎著馬奔跑過來,一把推倒陽順後逃跑,陽順因傷死去,風順憤怒地追趕治洪。從無人島回來的勇兒聽到這個消息後,悲憤得眼睛發紅。 第14集 官衙正門前,民眾日以繼夜地參加集會,中間不斷有人受傷,恩彩和一片丹兒、風順給人們分發飯團,安慰著集會的人們。鄭明秀表情沉重地看著示威的人群,卞植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著臉色。鄭明秀懇求仁祖幫助自己,隨後又說起前幾天和世子相關的事件,令仁祖感到不快。 時厚出現在民眾面前,代替高位官僚讀起說明文,更加憤怒的風順大聲地說如果鄭治洪沒有做錯就讓他親自出來解釋。這時勇兒發現了恩彩,走過去和她搭訕,說自己和恩彩太有緣分,隨即和鐵石等人準備馬糞。 人們手拿馬糞高喊著讓鄭治洪出來,官衙門前圍繞著緊張的氣氛,隨後手拿箭的武裝兵士出現,眾人看到向著自己瞄準的箭,忍不住驚呆。突然,穿著帥氣的盔甲的一枝梅出現,把被繩子綁著的鄭治洪舉了起來。 第15集 鐵石從夢中醒來,深情地看著在一旁睡覺的勇兒,撫摸著他的臉。這時勇兒悄悄睜開眼睛。第二天,市場裏的商販們賣起一枝梅的盔甲、木劍、箭等物品。孩子們買到這些後搶著說自己是一枝梅。勇兒嘲笑這些孩子們不懂事,反被孩子們的木劍紮上屁股。 勇兒和時菀一同來到前夜被盜的鄭大人的家中,勇兒發現有燒掉的灰,他偷偷把它擦掉,之後誇張地對時菀說也許一枝梅是從屋頂下來的。這時時厚指著門縫說一枝梅是從外面走進來,勇兒聽後暗自吃驚。恩彩對卞植說收到一匹馬,在一旁的丫鬟說這匹馬又黑又快,乾脆叫一枝馬如何,恩彩聽後笑了起來。 深夜,勇兒來到沈德的店鋪,告訴風順要給她自由,風順靠近勇兒要把嘴唇貼在他的唇上。勇兒裝扮成一枝梅之後來找恩彩,兩個人一起來到勇兒小時候的房子。在那裏的梅花樹下,恩彩告訴勇兒自己遇到小時候的初戀情人,一枝梅聽後大吃一驚。恩彩請求一枝梅摘下面具,一枝梅把系在額頭上的黑色帶子摘了下來,蒙住恩彩的眼睛,之後把嘴唇貼了過去。 第16集 一枝梅把鄭明秀父子送到去清國的船上的消息迅速在全國傳開,卞植勸仁祖解決鄭明秀。鄭明秀和鄭志洪父子被驅逐,而仁祖的兒子9年之後回到故國,但仁祖內心並不喜悅。 勇兒聽到孔葛和沈德要正式舉行婚禮的消息後,也為沒有舉行過婚禮的鐵石和一片丹兒準備婚禮。 一名叫七星的人來找時厚,要告訴他出生秘密。 第17集 身受重傷的鐵石從義金府抬了出來,時厚慌張地背著鐵石跑回家。鐵石告訴時厚一片丹兒沒有任何錯,也拜託他照顧勇兒。回到家後,鐵石對一片丹兒說自己現在明白以前李元浩拜託自己好好照顧一片丹兒的原因,一片丹兒流著淚說出自己對鐵石的感情。 勇兒發現被撕的紙張和自己的一枝梅服裝不見,心裏猜出了所以然。勇兒裝扮成一枝梅悄悄潛入徐英秀大人的家中,發現他已經離開人世後不禁呆住,之後與等候在那裏的士兵展開搏鬥。 第18集 在卞植的秘密倉庫前,恩彩持卞植的的刀欲刺一枝梅,他飛快地躲避,並查看刀的紋樣,見沒有紋樣,一枝梅握著刀抓住了恩彩,卞植求他不要傷害恩彩。一枝梅問卞植反叛核心人物,卞植聽後慌張起來。 勇兒來到梅花樹下,看著梅花樹上的紋樣回想著父親,偶然發現樹上寫著自己的名字,不禁大吃一驚。這時風順出現,告訴勇兒自己為他買了樹,並說出小時候見面的事情,勇兒聽後大吃一驚。(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