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 の 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 這 我 會 放 些 近 期 或 我 喜 愛 的 韓 劇、偶 像 劇等... 韓 劇 有 惡作劇之吻、流星花園(花樣男子)、 李祘(算)、一枝梅 、妻子的誘惑、你是我的命運、 伊甸園之東 …..偶 像 劇 有:放 羊 的 星 星、轉 角 遇 到 愛..惡 作 劇 2 吻 …….等 ^_^ 歡~迎~光~臨~你的到來
  • 8386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劇~李祘(算)第1~77集 分集介紹

˙˙˙˙韓版1~77集完/官網分集劇情大綱˙˙˙˙ 正祖大王‧李祘(算)‧이산
第1集 朝鮮朝代第21代皇帝英祖以強有力的權利形成了太平盛世,但其實宮廷內部的分派鬥爭卻越演越烈。英組把世子關進牢裏,下令嚴刑拷打。思悼世子的兒子祘深夜來到父親關著的屋子。 松淵在畫工出身的父親的影響下,常常來宮廷圖畫社幫忙,後在親戚的説明下入宮。 深夜,宮廷裏的別的宮女們讓松淵去燒廚房去拿食物,剛進宮沒多長時間的松淵在宮裏迷了路。 同一時刻,在宮廷裏接受內官培訓的大壽由於害怕當太監,打算逃跑的他藏在黑幕中。各自抱著目的的祘和松淵,以及大壽在黑夜中的宮廷裏相遇了。 第2集 祘從父親思悼世子讓他轉給英祖的盒子裏發現了畫。祘找到松淵和大壽,說找到了救父親和大壽的畫,馬上要去找爺爺英祖在的雲從街,讓他們畫一下地圖。松淵奇怪祘為什麼不讓侍人去做,聽到祘說自己身邊沒有人的話,松淵感到難過。 松淵表示自己去雲從街,在祘和惠慶宮洪氏前往私宅時,她躲進行李箱中。帶著祘的轎子路過都城的時候,祘告訴下人自己肚子難受,讓他們拿來夜壺。祘假裝發出呻吟,說自己身體不適,想一個人呆著,令下人都退下來。 第3集 祘擊鼓使得英祖皇帝的隊伍停了下來,祘求英祖看一眼思悼世子讓轉達的那副畫。剛開始不明原由的英祖突然用可怕的眼神盯著祘。祘懇求英祖放了自己的父親,但英祖冷冷地下令把自己的孫子押送到義禁府。這時傳來了思悼世子的死訊。 第4集 東宮殿裏被發現有武器庫,祘再次陷入危機。英祖表示不能容忍欺騙祖宗和皇帝的罪行,下令要調查世孫宮裏的宮人們。東宮殿瞬間亂了起來,祘為眼前突發的事件不知所措。 惠慶宮洪氏和洪鳳漢告訴祘到英祖面前說武器庫確實是已故的思悼世子建起來的,但是世孫之前什麼都不知道,這樣祘才能保命。 但是祘在英祖面前卻表示自己不是來承認錯誤的,而且思悼世子也沒想過造反。英祖告訴祘自己也很想相信思悼世子和祘的清白,讓祘拿出證據來。見祘猶豫,英祖憤怒地拍起了桌子。 第5集 深夜,祘被一刺客襲擊,最後刺客服毒藥自殺。祘要查出背後指使殺自己的人,但是屍體已被搬走,連打鬥痕跡都找不到。突然出現的英祖也對眼前的狀況感到詫異。 第二天,和緩翁主來拜見憂慮重重的英祖,說起前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和緩翁主在街上與崔錫柱見面,向他指示什麼。 經歷無數次暗殺威脅後,祘感到疲勞。祘偶然遇到去禦廚房的宮女,令他想起松淵。 祘拜託南思曹調查一下,刺客嘴裏毒藥的來源。 第6集 檢查朝貢的祘知道飄在水上的屍體的身份後,忍不住憤怒起來。祘解開那具屍體臨死之前留下的字條時,預感到此次自己負責的清朝使團事情有陰謀。 松淵被人冤枉,說她偷了圖畫社的東西,這時朴榮文出面救了松淵。松淵被選為皇帝的宴會隨從宮女,想著即將能見面祘,松淵忍不住內心澎湃。楚非嫉妒松淵,在她的計謀下松淵失去了去宴會的機會。松淵跟隨朴榮文去宴會場,在那裏終於遇到了祘。 第7集 在宴會場上,王有看上松淵,想把她帶回住處。祘提出讓官妓陪他,內心感到不快的王有讓松淵證明自己是圖畫社的人。松淵按王有的要求畫起了畫。 貢品白布被偷、與使團的摩擦等事情令祘心情複雜,這時鄭厚謙出現在他的面前。 大壽幫助劫了船上的貢品白布,之後他從松淵那裏聽到此事連累了祘後大受打擊。 由於白布被偷,商人們要拿出大量的貢品,人們紛紛埋怨祘,松淵想出好方法。 第8集 祘看到朴榮文拿來的話後大吃一驚,他知道宴會裏見過的宮女就是松淵,想方設法要找出她。 松淵在幫助李天回來的路上遇到孝懿皇后,孝懿皇后叫松淵幫助自己做糕點,做完回來的時候松淵遇到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 祘和南思曹拜訪達浩的家,在那裏看到了大壽和達浩在一起。大壽向祘坦白貢品劫白布的事情。祘為了救出松淵動員了兵力,而焦慮的大壽隻身去救松淵。大壽陷入危機,這時身後傳來威嚴的聲音。 第9集 祘看到令旨上有著自己的玉印和筆跡,既憤怒又恐慌。大臣們在英祖面前為世孫的教旨一事爭論不已,英祖令畫工們檢查是不是同一個人的筆跡。 鄭厚謙認為祘動員軍隊去抓山賊一事不像祘的平時做法,令吳正浩去調查原因。 南思曹、大壽、達浩等人望著成為一片廢墟的山賊聚點,擔心兩天沒有消息的松淵的安全。 被關在倉庫裏的松淵看著別的女子都被送到妓院,開始想方法逃脫。這時松淵發現來見春花南的李天,她在倉庫裏叫他,但李天誤以為自己聽錯,而松淵試圖逃跑的時候被發現。 第10集 松淵看著曾經按祘出的題目來畫的畫,這時祘來圖畫社看松淵,兩個人終於相見,松淵激動地流下眼淚,大壽看著兩個人,眼眶也不禁濕潤起來。 這時傳來圖畫社這邊來人的消息,剛剛見面的兩個人只能匆匆分別。大壽看著形影孤獨的祘,發誓一定要通過武科。 英祖再次問祘是不是他假傳聖旨,之後令下人拿來準備的東西,在眾大臣和祘面前,英祖試演偽造印章的方法,表示要分清楚聖旨的真偽。 和緩翁主從鄭厚謙那裏聽到此事,她陷入沉思。大臣們緊張地會合在一起,鄭厚謙想出一個妙計。 大街上貼出召開武科的榜、大壽看到後、開始和別人一起學習。大壽問洪國榮怎樣才能容易背下來,洪國榮的回答令大壽摸不著頭腦。大壽從洪國榮那裏知道可以事先知道考題的方法,之後他來找李天。 第11集 正在看試題的英祖突然臉色蒼白,他憤怒地下令捉拿叛賊,祘看到試題後心情沉重起來。 在考武科的大壽去找洪國榮問錯誤的試題,洪國榮告訴他世孫要處於危機的事情。 擔心祘的南思曹晚上住在東宮殿,不料夜裏,吳正浩派來的武士們炸起火藥,祘和在門外警備的禁軍都被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大吃一驚。 朴礎的武士潛入宮裏打敗禁軍,接到逆黨前往大殿的消息,祘趕到大殿。 擔心祘的松淵來到審問房,禁軍說祘也有叛亂嫌疑,阻擋祘的去路,這時祘發現了松淵。 祘安慰松淵後,來到側殿見英祖,英祖讓祘親自審問犯人,調查真相。 第12集 祘表情僵硬地走進審問房,他下令停止對犯人們的拷打。孝懿聽到祘違背皇令的消息後,慌忙來找祘,她聽到惠嬪和祘的談話,惠嬪讓祘去見英祖求原諒。 祘去找英祖,求給自己一點時間澄清罪犯們的無罪。見祘仍然替思悼世子說話,英祖憤怒地說如果不能證明他們的清白的話,就廢除世孫。 鄭厚謙把洪國榮叫過來,提議讓他做司諫院的正郎位置。面對巨大的誘惑,洪國榮表示要考慮一下。洪國榮找到大壽,問他看到的試題是什麼,最終確定那是一個暗號。他們終於知道了有人在暗地裏操縱著叛賊之事,之後讓祘受到嫌疑,兩個人決定查出背後操縱這一切的人。 第13集 祘從大壽那裏聽到陰謀的背後有著兵判韓俊浩大人的話,內心受到打擊。南思曹表示如果大壽的話是事實,應該立刻去抓來兵判,祘表示先找出物證才可以。 在大壽的指引下,祘帶著衙門的軍士來到要暗殺自己的士兵培養地,親眼目睹的祘既吃驚又恐懼。憤怒的祘試圖一網打盡,不料他到來時那裏人去樓空,連一個兵器都找不到。 第14集 鄭厚謙收到兵判大人的信,他焦慮地問他都做了些什麼,兵判恐慌地回答還派人去了妙寂山。 祘知道想殺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姑姑後痛苦不已,一直在身旁看著的蔡濟恭告訴祘:雖然親情很重要,但是不能在處理國家和歷史罪人的事情方面猶豫。 下定決心的祘來找英祖,稟告前天夜裏在妙寂山發生的事情。英祖說兵判一個人做不出這麼大的事情,問祘查沒查出背後的指使人,祘猶豫一下,說出姑姑和兵判一起策謀的事實。英祖臉色煞變,著時有人稟告和緩翁主到。 第15集 惠彬來到和緩翁主的住處,給她帶來了湯藥,並說去世的世子因悲憤而病倒時喝的就是此藥。面對慌亂的和緩翁主,惠彬告訴她自己不會再讓兒子那麼冤死。 鄭厚謙聽到世孫和圖畫社的宮女松淵私底下來往密切的消息,露出頗感興趣的表情。 一直在跟蹤松淵的金尚宮稟告孝懿王后松淵和鄭厚謙見面的事情,金尚宮說松淵好像很奇怪,孝懿聽後也隱藏不住內心的疑慮。 第16集 惠彬令圖畫社畫祈福後孫時的石榴圖,松淵作為朴星濟的隨從來到了宮裏,再次與孝懿相遇。孝懿叫來松淵,問起與祘的關係,還有怎麼認識鄭厚謙。這時朴尚宮進屋稟告世孫正往這邊趕來,松淵躲進屏障後面。祘親切地和孝懿說話,松淵看到不禁難過。 第17集 英祖在宮外得了怪病,他令祘回宮保護王室和朝廷。貞順知道此事後,令吏曹判書如果殿下不能再起來,世孫也必須要同死。 洪國榮對祘說安全回宮的方法只有兵分兩路,另一個隊伍假扮成祘。但是祘表示不能不管假扮自己的那些士兵們的安全,堅決不同意。 第18集 反對世孫的宮廷勢力為了阻止世孫掌控朝廷,慌忙讓英祖回宮。 看著連走路都很困難的英祖,祘憤怒地質問太醫。 這時貞順走過來問祘是不是不希望英祖回宮,令祘不知所措。 第19集 和緩翁主哭著求祘收回中斷湯藥的令,表示再給自己一天的時間,如果一天之內沒有變化,自己拿出性命。不知所措的祘陷入苦惱。貞順令鄭厚謙為了以防萬一,讓朴硝在宮外等待候命。 第20集 自英祖讓祘負責代理朝政後,祘第一次面對眾大臣。在朝廷裏祘審問重臣,令反對勢力左右為難。 崔錫鑄告訴洪仁漢要接近洪國榮。 第21集 松淵在畫社比賽中獲得第五名,大壽聽到後跑去找松淵。朴榮文讓松淵重新畫宮裏的屏風。 祘找來黑市裏的商人,表示可以讓他們自由買賣,希望能和自己同心。洪國榮表示想找出重臣們和商人們勾結的證據,必須要拿到宮廷主要勢力的秘密帳本之類的東西。 第22集 松淵找到朴榮文,想教一直想學畫的茶母們。 朴榮文擔心畫員們不同意,但是見松淵決心已定後只好同意。 洪國榮接到鄭厚謙正在弘化門把動員人引起騷亂的訊息,給漢城府判官寫書信,令他阻止騷亂。 正在幕後指揮騷亂的鄭厚謙見到漢城府判官,告訴他只要跟著自己的話,保證他的將來,之後把書信撕了下來。 第23集 洪國榮來找祘,告訴他自己犯了不可饒恕的罪,提出自動離開。 祘失落地看著他,同意了洪國榮的決定。 得意洋洋的和緩對鄭厚謙說現在只剩下奪主導權的事情, 但鄭厚謙卻認為事情並不這麼簡單,告訴她金貴柱回宮的事情。 第24集 大壽找到在酒棚裏遇到的老人,向他問起之前說過自己生命危險的話。老人表情嚴肅地告訴大壽自己聽到在眾人觀看的火坑裏發出來的呼叫聲,讓大壽小心行事。洪國榮從大壽那裏聽到這個話後,令人調查禮曹判書李建泰負責的事情。大壽稟告說他負責宮廷灘禮戲,正在進行火花遊戲,洪國榮聽後臉色大變。 第25集 崔錫鑄對正順表示在典禮上使用炸藥很危險,提出停止。 但正順表示這一次一定要有個了斷,指示繼續進行。 洪國榮和大壽、姜錫基一起仔細察看慶典的記錄書籍,洪國榮表示要找出來去年慶典的記錄書籍。 第26集 在典禮上,兵士們表演者槍炮術,祘、蔡濟公、南思曹等人都在緊張地看著。 砰砰禮炮聲過後沒有發生意外,祘等人不禁松了口氣。 洪國榮查出要在火花遊戲的時候暗殺祘的陰謀,他趕忙寫書信給禁軍隊長,但卻傳到了金貴鑄那裏。 第27集 松淵來義金府找到壽,卻被告知大壽不在那裏,於是來找祘。松淵哭著對祘說大壽失蹤了。 大壽被帶到陌生的地方,他緊張地問官員這是哪裡,官員陰森森地讓他閉上嘴。 這時從一邊傳來腳步聲…。 第28集 洪國榮和英祖約定的時間越來越逼近,他不禁焦慮起來。祘在一旁看著,告訴洪國榮不能讓敵人有喘氣的機會。洪國榮銘記祘的話,在鄭厚謙、崔錫鑄等主要反對勢力的官員家附近,埋伏了禁軍。 第29集 洪國榮使計寫信給鄭厚謙,鄭厚謙見到信後把吳正浩和朴草一黨派到天長山,但是他們卻被埋伏在那裏的衛士逮捕。見到事情敗露,鄭厚謙來找洪國榮,表示自己不過是別人的棋子而已。 第30集 正順來找被關押在義金府的金歸柱,從他那裏知道的所發生的事情,內心對和緩翁主充滿憤怒。走出義金府的正順遇到鄭厚謙,憤怒地摑他的耳光。鄭厚謙對正順說目前沒有任何解決的方法,令正順更加發怒。內心恐懼的正順跑到大殿急著要見皇上,但裏面卻沒有任何聲音。 第31集 和緩翁主對鄭厚謙說現在的英祖與傀儡沒有什麼兩樣,實施自己計畫的時期已到。鄭厚謙問她到底是什麼計畫,和緩回答說鄭厚謙也可以坐上龍座。 陷入絕望的李祘找好友大壽和松淵一起喝酒,大醉後回到宮裏。惠彬知道此事後把松淵叫了過來。 第32集 惠彬告訴松淵要把她送去清國學畫,松淵聽到要在清朝呆五年,甚至長達數十年的畫,忍不住流下眼淚。但是惠彬表示眼前世孫的處境不容許他發生一點點小失誤,如果松淵不想成為世孫的包袱,就應該安靜地離開。 松淵和祘在宮裏相遇,祘高興地走近她,但松淵忍著眼淚躲開。 第33集 祘知道了洪鳳漢在惠彬面前推薦松淵去清朝的事情,他找惠彬問理由。惠彬告訴說自從知道松淵和祘的因緣後,決定成全松淵對畫畫的夢想。李祘聽到松淵接受了惠彬的提議後,心情失落起來。 不料清朝官員表示不能教育女子學畫,從而拒絕了松淵。 第34集 祘和崔錫鑄單獨見面,崔錫鑄告訴祘要中斷目前對勢力派的調查。祘反問他如果自己接受他的建議,他打算用什麼還。 正順懷疑英祖的身體狀況,於是偷偷帶著太醫走進英祖的屋子,太醫告訴她英祖有可能是癡呆,用葛根就可以查出準確的症狀。正順下令從禦廚房內人中挑選出可靠的孩子。 第35集 和緩翁主聽到崔錫柱站在世孫一邊的事情後,令鄭厚謙除掉崔錫柱。 朴草一党受鄭厚謙的指示欲殺死崔錫柱,不料被大壽帶領的護衛兵抓了起來。 祘知道了松淵是被逼出宮的事實後大受打擊。 第36集 松淵深受重傷,祘一刻都不離開她的身邊,大壽看著這一幕,對南思草說陛下這樣守護在松淵身邊,她不久就會醒過來,說完失落地轉身離開。 和緩聽到英祖赦免金歸柱的死罪的消息,不禁陷入深思。 第37集 和緩召集心腹官員,當她走進朴草房間的瞬間,看到坐在裏面的正順不禁呆住。 正順對朴草使眼色,朴草一夥人把和緩拉了出去。 洪國榮聽到英祖在背地圖,懷疑英祖得了癡呆病。 第38集 祘為英祖突然轉變的態度而難過,突然他想起一件事情,找出了小時候思悼世子讓轉交的畫。 南思草告訴祘也許松淵能找出藏在這幅畫裏的意思。 洪國榮想從送到英祖那裏的藥方材料中查出是不是得了癡呆症,達浩冒著生命危險溜進內醫院。 第39集 英祖準備給祘準備移位,他把崔錫柱叫了過來,瞭解了對立派掌握的軍隊情況,之後下令把除金衛兵之外的所有軍隊勢力遣送到都城之外。正順皇后知道了英祖和祘的動態,說要想活下去,必須在當晚除去英祖和祘之中的一個人。 第40集 祘解開了藏在畫中的秘密,他表示要找出決定勝負的根據,並召集 了金衛兵軍隊。祘等一干人為了找出畫中思道世子在烏龜石頭上留下的內容,深夜在山中搜查。正在觀察世孫一舉一動的鄭厚謙讓朴草混金金衛兵軍隊之中。 第41集 正順召集宮中的老論僻派,表示不論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把世孫廢位。 按正順的計畫,禁衛營軍隊控制了東宮殿,並與翊衛士們們展開對決。翊衛士們雖然沖向禁衛營,但寡不敵眾。這時在祘的說服下金軍隊長轉變態度,並帶領金軍來到東宮殿,解散了那裏的禁衛營軍隊。正順聽到這一消息後,慌忙躲了起來。 第42集 英祖要對反對過世孫的大臣、和緩等人下謀反罪,祘請求英祖給自己權利來解決這一切。 崔錫鑄來找祘,告訴他如果不把這次事態治罪于金歸柱與兼司僕將(朝鮮時代官職)、羽林衡將(朝鮮時代官職)等人的話,英祖得癡呆症的事情就會留在歷史上。 第43集 松淵被叫到惠彬的處所,惠彬對她表示謝意,並告訴說祘正在箭場,讓松淵問候後再走。 正順讓祘儘快向全天下頒佈皇后變成廢庶人的事實,祘告訴她自己不會頒佈。看著吃驚的正順,祘表示要讓她親眼看著過去她權利的左右手們怎麼被砍掉,之後再問正順的罪。感到恐懼和憤怒的正順渾身顫抖起來。 第44集 英祖把玉戒指送給松淵,感謝她畫出思悼世子的肖像,並告訴她要一直呆在祘的身邊相互安慰。 英祖悔恨地摸著思悼世子肖像,突然英祖的手無力地滑落下來。 祘看著英祖的書劄,上面寫著原諒無情的爺爺的內容,祘看到後陷入悲痛之中。 第45集 洪國榮發現老論僻派的行蹤詭異,他令姜錫基、大壽等人追蹤鄭厚謙,並成功搶來他們給鄭厚謙轉達的書劄。 祘看著要雇殺手殺自己的書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洪國榮表示要立刻抓來鄭厚謙,但祘下令讓他們按計劃執行。 第46集 舉事失敗後鄭厚謙計畫和和緩一同逃到清國,但他們在楊花津港口被洪國榮和禁軍抓住。 洪國榮請求祘讓自己負責審訊逆黨一事,但祘表示不論審問還是斷罪都會由自己親自做,周圍的人聽後大吃一驚。 第47集 慧彬從和緩那裏聽到洪鳳漢正在救自己的話後大受打擊。 她找到洪鳳漢追究原因,洪鳳漢表示一切都是為了救自己的弟弟洪仁漢才展開的事情。 正順自縊的事情被傳開,全國各地的儒生們對祘的殘酷的處決反抗。 第48集 孝懿皇后小心地向松淵問起入宮的事情,洪國榮把自己的姐姐介紹給慧彬, 慧彬和洪鳳漢對此感到滿意… 孝懿提議讓松淵入宮,松淵聽後陷入苦惱。這時大壽向她表白了愛意,松淵吃驚地看著大壽。 第49集 宮內有反兵侵入,祘把眾臣叫進宮,但張泰宇表示在所有事情不能恢復原樣之前不會入宮。 並表示最後祘一定會從寶座上下來。 洪國榮找到慧彬,表示接受讓姐姐當後宮的意願,但孝懿卻對祘說想讓松淵進後宮… 第50集 老論眾臣跪在大殿裏,祘反問他們現在反悔是不是太晚了,還表示少了老論首長張泰宇大人。 祘把松淵叫了過來,想進一步確認她對自己的感情,這時蔡濟宮來稟報張泰宇進宮的消息,祘讓松淵等著自己。 第51集 松淵在等祘的時候不知不覺睡著,她聽到動靜後醒來,看到眼前站著慧彬,不禁大吃一驚。 洪國榮嚴厲搜查老論眾臣,引起他們的不滿。 第52集 祘令洪國榮暫時不要參加老論會議,洪國榮不服。祘在眾臣面前讓洪國榮出去。 慧彬把松淵叫進宮裏,問她前夜祘去找她的是不是事實,正當松淵不知如何回答時,孝懿推門而進。 第53集 接二連三地發生了刑曹判書、工曹參判等老論勢力死去的事件,洪國榮開始被人懷疑。 元嬪把松淵叫過來,令她畫屏風圖。孝懿看到入宮的松淵,忍不住對元嬪大怒。 第54集 祘解開了重臣的死因,並揭露了叫殺主契的組織。 受到汙名的洪國榮被放了出來,負責奎章閣事件。 元嬪看著松淵在屏風圖上畫上蓮花,生氣地把顏料灑在畫上。松淵解釋著說蓮花象徵著多產和富貴,但元嬪仍重重打了松淵一個耳光。 第55集 祘在偏殿會議上公佈了奴婢制度的改革案。 張泰佑表示祘已經把這國家的大臣變成他的敵人,對此他應該負起責任,之後領著重臣走了出去。 太醫告訴元嬪她是偽懷孕(想像懷孕),這時慧彬來到元嬪住所,向太醫問起元嬪的身體情況。 第56集 洪國榮告訴元彬如果她假懷孕的事情被傳出去的話,不僅她會被打入冷宮,連整個家族都難免遭到滅頂之災,於是洪國榮出主意讓她假裝孩子死于腹中。按照洪國榮的計畫,元彬在自己的生日宴會上突然大聲地捂住肚子倒了下去。慧彬聽到元彬失去腹中龍種的消息後暈倒過去… 第57集 祘發現和太醫在一起的洪國榮,感到奇怪的祘問起緣由,洪國榮支吾著說不出話來。 松淵聽到孝懿陷入困境的消息,想起自己因屏風圖入宮的時候看到元彬喝著湯藥的事情。 於是松淵去找孝懿,把元彬吃熬益母草的水的事情說了出來… 第58集 元嬪來找慧彬,謊稱自己喝了益母草湯藥,所以失去了龍種,慧彬聽後責備她怎麼能因為這種事情而失去龍鍾,元嬪恐慌地渾身發抖。 祘計畫去民間私訪,洪國榮建議先計畫好路線,但祘對洪國榮的方案表示憤怒,選擇了另一條路線。結果在途中差點遭到暗算... 第59集 病情惡化的元嬪在洪國榮的眼前死去,洪國榮去找孝懿,問她元嬪犯下的錯誤是否真的要置於她死地,孝懿對洪國榮的態度不禁感到大驚。 第60集 洪國榮請奏祘為元嬪解冤,收養恩彥君為元嬪的養子。 祘聽後雖然感到詫異,但仍表示自己會考慮一下。 松淵知道救自己的男人就是一直以為已死的弟弟旭的事情,她流著淚跑去找旭。但松淵家的附近已經佈滿了洪國榮帶領的禁軍,洪國榮向她問起旭的下落。 第61集 祘來宿衛所問訊室找松淵,他用充滿傷感的眼神望著松淵,松淵求祘降罰自己。這時判義禁副使走進來,表示要把罪犯押送到義禁府獄舍。 祘告訴洪國榮如果從逆賊家中搜出來的武器確實是他們的話,自己不會在這裏坐以待斃,洪國榮吃驚地望著祘。 第62集 慧彬聽到松淵和祘同床的事情後驚愕不已。 她斷然對祘表示絕對不允許像松淵這種低賤的女人懷上龍孫。 祘也堅定地說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也要把松淵留在身邊。 洪國榮找到恩彥君,表示把恩彥君的長子湛封號為完豐... 第63集 松淵來到慧彬的住所,李尚宮讓她回去,尚宮之間發生了一場爭吵。 慧彬在宴會上冷冷地對松淵說起王室裏的規矩,祘和孝懿心情複雜地望著。 洪國榮找到張泰佑,把他和在一起的重臣抓了起來,並下令仔細搜查房間。 第64集 孝懿見松淵很難適應宮裏的生活,於是把楚非叫進宮。 松淵對孝懿所做的一切充滿感激,對可以再見楚非高興起來。 祘看到被洪國榮抓來的市井商人遭到的酷刑,忍不住大吃一驚。 第65集 孝懿打聽出洪國榮和正順通姦的事情。 她義正言辭地表示在祘 知道之前讓他自己把一切告訴祘,並讓洪國榮做好付為此出代價的準備。 松淵跟隨祘一同出宮,突然感到一陣眩暈。 第66集 在宿衛軍官的幫助下,崔尚宮逃離行宮,這時被大壽發現。 大壽問她是不是受了洪國榮的指示,宿衛軍官拔刀指向大壽。 祘聽到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與洪國榮相關後,呆呆地看著南思草。 第67集 在洪國榮被流配當天,雲集在路邊的百姓向關押在牛馬車上的洪國榮扔起石頭。 大壽和石基努力去阻止,但無法擋住憤怒的人們。 惠嬪讓祘去和嬪的住處,但心情複雜的祘來到松淵那裏。 第68集 祘聽到洪國榮危重的事情後連夜趕到流配地,祘看著奄奄一息的洪國榮,流著淚請求原諒拋棄他的自己。洪國榮也流著淚說自己對殿下的忠心是真心的,死了也不會忘記祘。 松淵跟隨惠嬪、孝懿、和嬪參加親贊禮,面對正一品夫人們的刁難的提問,松淵不慌不忙地一一作答,另眾人大吃吃驚。 第69集 祘為丁若鏞找來需要的資料,張泰佑在宮裏遇到丁若鏞,警告他不要因為得到皇上的寵愛就可以為所欲為。在執務室,祘和清朝太監面對面地對視著。 第70集 松淵聽到清朝軍隊動用武力的消息,為了瞭解其意圖,松淵來找太監。但是太監沒有回答松淵的問題,只是送了一幅畫。松淵把畫拿出來給祘看,讓他找出太監的真正意圖。 第71集 正順和崔錫鑄等老論派勢力聽到祘參拜了永祐園 (思悼世子的墓地)的話,感到不安和恐慌。 松淵的預產期過了十天仍然沒有腹痛感,御醫告訴她如果開始有羊水但仍感覺不到疼痛的話,腹中的孩子可能有問題,隨後立即開始了應急診治。 第72集 祘宣佈在水原建立代替漢陽的新都邑,以此地為據點開始進行朝鮮王朝的改革制度。丁若鏞等人聽到祘的話,忍不住吃驚。 慧嬪不同意把香冊封為世子,她看到香戴著英祖送給松淵的戒指仍不住驚愕,香告訴慧嬪戒指是先王留下來的。 第73集 松淵的兒子香突然得了麻疹,臉上長滿麻疹併發高燒,御醫們在宮中忙碌地進出,但香仍然離開了人世。松淵不敢相信兒子的離去,抱著香的屍體痛哭。 第74集 祘為了救松淵決定使用西洋醫術,祘派大壽去清朝請西醫,大壽立即趕往清朝。 松淵請求祘讓自己為他畫禦像,並拜託祘不論面對什麼樣的困難,也一定要堅強面對。 第75集 正祖出宮遠行到華成,崔錫柱令閔朱植在祘去龍珠寺的時候趁機解決祘。 一群刺客潛入到寺廟入口處,卻被壯勇營的武官們包圍起來,閔朱植和反賊當場被抓獲。 其實崔錫柱真正的目的是犧牲閔朱植之後,在夜間軍事訓練的時候全部的燈都熄滅之後下手…。 第76集 隨後徐長寶和大壽才明白敵人真正的目的是等到夜間再下手,錫基迅速發射神炮,停止了燈火訓練,下令點亮西將台的所有的燈。 第77集 庚申年正祖24年,陽光明媚的宮廷裏,成為壯勇衛的大壽呈上重新完成的訓練書《武藝圖譜通志》,並示範武藝,正祖欣慰地看著這一切。 祘正在鑄錢所(朝鮮時代為了鑄造銅錢臨時設立的官衙)看著丁若鋪示範鑄造出來的銅錢,突然他感到眼前模糊,之後緩緩倒下去…。(~全劇完~)
Joyce's韓劇部落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